<address id="aecd"><address id="aecd"><ol id="aecd"><li id="aecd"></li></ol></address></address>

    <q id="aecd"><kbd id="aecd"></kbd></q><tt id="aecd"></tt>
              <p id="aecd"><code id="aecd"><kbd id="aecd"><strong id="aecd"></strong></kbd></code></p>
              您现在的位置 海安中学>> 学校概况>> 校史资料>>正文内容

              校史资料

              韩紫石与张謇

              韩紫石与张謇


              夏俊山


              提起海安的名贤人们自然会想起韩紫石。他不仅为兴教出力在家乡创办了紫石中学(海安高级中学前身)成为海中校史上的第一人。他还跟同样为办过教育出过力的南通实业家张謇(海门常乐镇人)有过交往。在发展地方经济帮助民众救灾等方面他们曾经共同努力一起作过贡献。笔者从众多的史料中搜寻到他们交往的一些踪迹在此列出作为校史的补充同时也算是对这位海中创办者的怀念吧。


                
              张謇是清末状元怀着实业救国的理想早在1903年他救在南通创建了南通大达内河轮船公司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张謇决定开辟通扬航线。麻烦的是轮船停靠扬州有不少事务需要扬州方面处理。由谁来负责扬州方面的事务呢?这时以举人而致仕的韩国钧(字紫石)已任江苏民政长他向张謇引荐了江石溪先生(江泽民的祖父)1915年张謇正式聘请江石溪先生担任南通大达内河轮船公司协理(副经理)之职负责处理扬州方面的事务。


              1919年,韩紫石两次到扬州南通,与张謇等人致力于创办垦务,为此,他还特意到掘港考察了大豫公司。不久,由韩紫石等集资创办的泰源盐垦公司,在原东台县安丰镇正式成立,韩紫石亲任公司董事长。“张謇与韩国钧等创办了泰源盐垦公司,开垦苏北沿海滩涂,组织盐场灶民生产食盐,并在高邮扬州等地设有若干商店厂铺,还曾捐钢壳蒸汽机载客渡轮一艘,定名‘普济’号,交镇江商会管理,以便于扬州镇江交通。”(见邓代昆《韩国钧朋僚函札》)泰源盐垦公司的兴办,大大加速了地方经济的繁荣,并由此形成了三仓河一仓河新农小街等集镇。


              1920年韩紫石又赴扬州与张謇一起开督办运河局成立会。当时徐世昌为民国总统他派人至南通询问张謇是否愿意做苏北运河督办。张謇答复时提出了治理方案并要求政府答应他两个条件:“若要我担任此职第一任命前江苏省省长韩国钧为会办;第二假使另开宁条运河的测量计划完成政府应保证筹款之责任。”徐世昌表示接受即发布命令张謇与韩紫石应命就职行事。


              19218月中旬,连续五天大风大雨,长江淮河同时涨水,运河堤工日夜告警,韩紫石与张謇等,日夜勘察堤岸。中秋后,连续阴雨,高邮宝应两县城的人,要求将昭关坝打开泄水。但此坝一开,重新筑坝很不容易,上游水势收留不住,搞不好会造成来年水枯,而下游本来已经排泄不及,再来新水,受灾势必更为严重。因此,下游地区四五千人守在坝上护卫,决心以死抗争。开与不开,一时相争不下。紧急关头,张謇邀韩紫石到扬州,一起开会商量对策。会上意见分歧,决定实地察看坝况水情再作决定。一行人刚到高邮,就被要求开坝泄水的民众包围。韩紫石与张謇向民众晓以大义,告诉他们要从全局通盘考虑。最后,根据水情,他们决定打开东台泄水要道王家港,而坚持不开昭关坝。结果,保住了大片地区。第二年,正逢大旱,高邮邵伯等地,因宿水未枯,照样栽种水稻,到了秋天,喜获丰收。乡民大庆,欢呼张謇韩紫石坚持不开昭关坝带来的好年景。


              这年11月,泄水要道王家港修复工程开工,韩紫石张謇同至王家港行开工礼,船经小海镇时,巧遇小海镇百岁老人康春荣诞辰,张謇韩紫石前往祝寿。张謇作诗一首:


              突兀今年大水凶咨皈海上得康翁。


              九如欲使川方至百岁还看日正中。


              识分有田能自保摄生无药可居功。


              惟闻晨扫昏犹浴支柱聪明一枝红。


              回省后韩紫石将此事上报中央政府总统徐世昌为此题写了“人寿之征”匾额表示祝贺。


              1922年江北运河工程局升格为督办运河工程局后年届70的张謇又一次出山,担任江苏运河督办,负责运河治理工作,韩紫石则任协办。这一年,由于苏北沿海连遭台风暴雨潮汛袭击,各盐垦公司受灾,损失严重。市场棉价上涨,而纱价又则因外纱倾销疲软,大生一厂二厂的正常生产运转受到影响。不得已,张謇于119致函时任江苏省省长的韩国钧请求拨款济急。韩紫石接到张謇的求助信随即复函表示:“极荷关注。”并商请财政厅长严家炽拨款20万元给予资助。张謇深表感谢复函如下:


              止公省长大鉴


              承十五日手教极荷关注。自非挚爱国家者不能为此援助不仅故交风义也!江浙和平千方百计仅不破裂不意又生事外之变得无一蚁而溃全堤乎!所云立案似宜及早迟恐歧中有歧公谓何如?唐厅长书特属上谒。埠局事亦正棘也。敬请


              大安


              张謇上 十一月十七日


              1924年为了导淮和水利工程需要韩紫石和张謇又筹划扩大河海学校经北洋政府批准将东南大学工科与河海工程学校合并改名为“河海工科大学”茅以升任校长。


              1926年张謇逝世韩紫石曾亲往南通吊丧。海门常乐镇张謇新祠落成韩紫石不顾年事已高亲赴海门常乐镇参加新祠落成典礼。他在《永忆录》中记载道:“张君季直提倡实业南通赖以兴余所素佩。”“啬公①虽死而实不死以其生前创办各种事业今日发达如故所望后起者为之继续经营且扩而大之不令中辍。否则即无以对啬公矣!”


              1933年韩紫石见张謇与学者朱铭盘(曼君)联名由朱铭盘执笔所写的一封痛斥袁世凯的信欣然命笔写下五言诗一首:


              辽海三千里浮生曾一官。


              余来已后于此不成欢。


              宦辙摧人左虚舟入世难。


              遗文今日读天地自荒寒。


              这首五言诗对旧时代官官场变幻情况作了深刻描绘对张謇与朱铭盘深表赞同并流露了对袁世凯的蔑视。


              注:①张謇字季直号啬庵啬公系尊称。


              (原文发表于《江海文化研究》20076期选文略有改动)